2010年12月31日星期五

回顾 2010

没突破,没进步,没改变。

明年继续努力。

加油!

你,我,是可以的!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特别假期

Malaysia Boleh! 大马足球队赢得东南亚冠军,放假一天。

Malaysia Boleh! 如果,我是说如果,大马足球队赢得亚洲冠军,放假三天。

Malaysia Boleh! 如果,我是说如果,大马足球队赢得世界杯,放假一星期。

羽球赢得世界冠军,壁球赢得世界冠军,还有其他的世界冠军,为何就是没有假期?

在大马,足球是比其他球类高一等。

2010年12月26日星期日

圣诞快乐

看看时间,圣诞节已过了。

我不是基督教徒,对圣诞节庆没什么浓厚。以前会与朋友出席圣诞聚会,到酒吧或迪斯哥喝酒跳舞兼倒数。可能年长了,不感兴趣了,呵呵!

公司也没举办圣诞派队,连花时间去买礼物都省回了。

圣诞节留给年轻的去玩吧!

圣诞快乐!

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展延党选

巫统展延党选,马华也展延,民政也跟着,国大党也提出。

各政党展延党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应对下一届大选。全国大选要来了吗?没有人知道,只有一个人可做决定。

各政党都认为,党选必乱党,使党员不团结,必会拖垮大选成绩。如果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更本就不需要怕何时大选,也不在乎何时举行党选,因为他们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只有一心为民。

目前离开下届大选的期限还有两年多,如果说要把明年的党选推迟,就有点说不过去。毕竟人是自私的,当你手上握着权力,你就想握久一点,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巩固实力,以达到自己的议程。

2010年12月12日星期日

长巴意外

昨天又发生长途巴士意外,一辆长巴堕入30尺深山谷,造成14人受轻重伤。

最近频频发生长巴车祸,也死了很多人。当事情发生时,我们的政府就会说要如何如何的执法,如何如何的处罚,如何如何的。。。。。。太多了。可是事情一样的没有解决。

我们会在巴士尾部看到这标梽,80/90 KM/j ;但当我们驾车行驶110KM/j, 巴士还是飞快的从我们的车子右边经过。我们的相关政府部门有严厉的执法吗?

走在城市公路的巴士,一样危险。它认为自己车身大,要转就转,要进位就进位,不把我们这些小车放在眼里。

奉劝我们的政府,好好看待长巴意外的事件,不要再有更大的悲剧发生。

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

让我欢喜让我气

当政府宣布汽油RON97起价时,对我没有什么影响,让我有点欢喜。只有那些有能力买豪华车,需要用优质汽油的车主受到波及。还有外国车需要用更高的价格到我国添油。

没想到,三天后,汽油RON95又宣布起价;就连日常用品白糖也跟着起价。我的欢喜只那么的短暂,唉!苦呀!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两个第一次

如果不再在这打几个字,这里就要生草了。

远在伦敦的朋友关心的问:你最近很忙吗?为何没写部落格了?在吉隆坡的朋友也说:你最近很少写部落格。

这个月是有点忙,不过不是最主要原因;而是对写部落格的热诚已经减低。

就写写今天发生的一些琐碎事。但,可是第一次发生在我身上。

今早去上班时,尽然穿了一双鸳鸯袜子,幸好是同色,不易被人发现。可能昨晚不够睡,心思不够谨慎,没发觉袜子有些不同。

第二件事发生在下班之后。在回宿舍的途中,感觉肚子饿了,就停在路边的马来档口用晚餐。当时蛮多人的,桌子都坐满了人,唯有“搭台”。与“搭台”的两人也没两句话,可是当他们走时却对我说钱已经帮我付了,我也来不及谢谢他。

2010年10月31日星期日

滥用公司福利

姐弟俩各自在外资大公司上班。外资公司提供很好的医药福利,包括配眼镜及牙科福利。往往这些福利都被员工滥用了。

姐弟俩的母亲去看牙医,花费了370令吉。姐姐的公司每年有100令吉的牙科津贴,而弟弟的公司却有200令吉。姐弟俩就要求牙医诊所把母亲的费用收据写上各自的名字,好让他们能向公司提出报销。

牙医诊所也有它们的一套做法,不是随便开出收据。诊所要他们姐弟亲自到诊所来,先为他们检查牙齿,然后才开出他们所要的收据。我想,这是诊所保护自己的做法吧。

如果你是老板,你会如何处治这件事情?要如何找出罪证?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亚洲博客节》之前


《亚洲博客节》过了整个星期,部落格圈里也出现许多博文,写出自己的感想,细述整个过程,有的赞赏,有的批评。

我有幸的能成为筹委之一。不过我的任务是蛮轻松的,只是在那三天里帮忙。由于我不常在槟城,所以筹委会议我不曾出席过,在这向所有筹委们道歉。糊涂侠客都把筹备工作及进展电邮给我。

大约在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在与糊涂侠客喝茶中,来了个靓仔(让他爽下),说是《大马部落》的人,名钪凯。他是来与糊涂侠客商量搞《亚洲博客节》的活动。

当我听到“亚洲”这字眼,让我有些怀疑,可以吗?(最后证明可以的!)十多个国家呢,属于大型的活动,需要很多的财力,人力及物力。想到人力,他们当场就把我安排在筹委里;想到财力及物力,当然要找槟城的“大粒”人物,糊涂侠客人面广,立刻翻开联络名单,联络相关人士。他们俩的积极态度,行动力,令我佩服。

通过阅读糊涂侠客的电邮,可想而知,他们是尽心尽力的去搞这活动。找场地,赞助人,主讲人,宣传。。。。。哇!很多工呢!最后他们都一一的解决了。

结果,《亚洲博客节》顺利的举行,也圆满的结束,应该归功于那班对部落格有深厚热诚的筹委们以及到来参与的博客们。

2010年10月5日星期二

活着便精彩



从来也相信有转机
望往事好象一齣戏
别要为这世界
太过伤悲

随时间经过我身边
赤子的心不改变
怎样开始
怎样终止

谁甘于一生都压抑
谁可不舍不弃
人终需相信自己
人终需依靠自己

曾话过
我活着便精彩
无论你
始终都睇不到我
仍然无惧
我有我的根据
是错对也不枉过

(MUSIC)

随时间经过我身边
赤子的心不改变
怎样开始
怎样终止

谁甘于一生都压抑
谁可不舍不弃
人终需相信自己
人终需依靠自己

曾话过
我活着便精彩
无论你
始终都睇不到我
仍然无惧
我有我的根据
是错对也不枉过

(MUSIC)

曾话过
我活着便精彩
无论你
始终都睇不到我
仍然无惧
我有我的根据
是错对也不枉过

2010年9月27日星期一

“热闹”的党选

与以往不同,
今年公正党党选特别“热闹”。

这次公正党采用新的党选制度,
变得人人都有机会投票,
人多了,自然会乱咯!
再加上人人都认为下届大选,
该党会执政中央,
到时大官小官都有机会出任,
所以现在不争,
要等何时?

权与利,每个人都想要!

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匿名信

上个星期打开信箱,
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信,
抬头写着“惊天大新闻”。
内容描述本公寓居民协会主席的贪污证据,
说他收了公寓电梯维修公司的支票,
发信人要我们居民出来评评理。

如果这发信人真的掌握证据,
应该去投报反贪局,
何必多此一举分发匿名信。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开斋节快乐

开斋节快乐!

假期快乐!

驾车回乡的,
去旅游的,
请提起精神,
不要制造麻烦给别人;
爱惜自己的生命,
照顾亲人的感受。

感恩!感恩!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只不过是暂停一位员工职务

我喜欢听988电台,
最常听的就是“早点说马”,
因为播出的时段刚好是我驾车上班的时间。
我蛮欣赏这节目的主持人迦玛,
还有早期的许国伟和大宝。
他们把这节目做得非常出色,
吸引很多关心国家大事,政治及社会的听众。

迦玛因为主持节目言论过火,
受到多媒体委员会调查,
所以被公司暂停职务,
以便接受调查。

这是公司一般的运作程序,
就是搞不懂为何某些人,
硬要把事情扯上马华的头上。
难道这些芝麻绿豆之事,
马华都要管吗?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行动党的糖果

行动党经过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后,
向选民大派糖果,
宣称民联一旦执政中央,
将会废除暗中抄牌、
向乐龄人士派发1000令吉福利金,
并落实全国免费无线上网。

我是个奉公守法的人,
遵守交通规则,
废除暗中抄牌对我没影响。
我现在还年轻,
拿不到福利金。
福利金应该分给有需要的人,
不是连家财万贯的老人也得到。
坐在Starbucks,Oldtown Kopitiam或有些嘛嘛档,
就有免费无线上网的方便,
又何须落实全国性,
我又不会在森林里上网。

整个会议只讨论这些吗?
不是讨论如何落实萧贪,
如何改善国家经济,
让人民有个舒适的居住环境?

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说谎的市议员

市议员召开记者会,
背后还有一群国州议员挺着,
强调其家属不曾向市议会申请或招标任何合约,
也不曾获得合约。

纪律委员会听证会调查发现,
市议员确实有冒用行政议员的信笺,
伪造支持信,
并且获得工程合约。
而其中一家受惠公司股东之一,
证实是市议员21岁的儿子。
因此市议员被开除党籍。

背后那班国州议员,
在还没了解事情真相,
还是有心庇护,
就力挺犯错者,
实在令人失望。

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向服务人民而壮烈牺牲的马华党员敬礼


双溪热力诉相思瀑布(LUBUK YU)于2010年6月27日发生一起溺毙案,
为数约30名参与打捞工作的人士,
其中5人在打捞工作结束后,
不知何故出现不适并离奇死亡。

该5名先后去世的人士,
其中3人是巫裔,
2人是双溪热力村长林诚来和29岁的胡盛星。
另有多位马青团员入院就医。

林诚来同志为双溪热力村长、
马华双溪热力支会主席、
马华马兰区署理主席及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委员。

胡盛星同志也是马华双溪热力支会副秘书。


转载自 Api Ong Pik Seng

2010年7月18日星期日

一朝天子,一朝臣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
第一次听见是我的一位前老板向我说的。

当时公司刚营业不久,
就陷入财务困境,
海外总公司又不想再继续投资,
公司面临关门大吉。
就在这时,
有个中国集团要在我国发展业务,
看准我们的公司设备齐全,
就把它给买下。

前老板把我们一斑员工推荐给这位新老板,
希望可以继续得到聘用。
所谓新老板新作风,
肯定会有新的人事布局,
不过最后我们大家都得到留任。

成为新的决策人,
当然有权力更改人事布局。
他把你的职位换掉,
可以有很多原因,
也可以只有一个原因,
一个很简单的原因,
那就是“我不喜欢你”。
他没有错呀!
你也不能怎样呀!
你也最好另投明主吧!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国阵“乘客”

巫统的某些领袖根本不探讨事情的根源,
就胡乱指责一些事情。
指“清凉辣妹”是华人文化的阿末札希,
今又发表独特言论,
认为马华和民政是国阵“乘客”。

这些巫统领袖的言论,
完全违反了国阵精神,
也否决了马华和民政数十年来的工作。
巫统的傲慢,独揽与霸道已令国阵失去了四个州政权,
难道连中央政权都不想要了?

2010年7月11日星期日

投民联一票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扬言,
如果民联敢取消土著特权,
他会投民联一票。

如果民联真的有这本事,
我不但投民联一票,
也会加入这政党。



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支持荷兰队

刚刚结束的世界杯赛事,
荷兰2比1胜了巴西,
挺进四强。

虽然许多人都看好巴西能夺冠,
不过大家不要忘记,
球是圆的,
不踢到最后一分钟,
都不知道那队会胜出。

荷兰不是夺冠热门,
表现也不特出,
但我偏爱这支橙衣队伍,
支持风车国能捧大力神杯。

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翁诗杰放话

不再是马华总会长,
不再是交通部长的翁诗杰,
最近频频放话,
批评副部长无法信服地厘清电动火车购置案;
也很豪气的说,
只要一息尚存都会力揭巴生自贸区发展弊案。

以前以前的翁诗杰,
那个敢怒敢言的翁诗杰,
难道已经回来了?

2010年6月30日星期三

马华的建议

赌博和酒类是回教所禁止的,
回教徒不可赌博也不能喝酒,
也不可使用赌博及酒所得之金钱。

因此马华建议成立基金会,
管理由博彩所得之税务,
只供非回教徒社群使用。

如果这项建议成行,
肯定对华社有好处,
毕竟是一笔很大的钱。

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

华爸与青儿意见不同

家族生意一向来都由巫伯伯做主张,
可是最近陷入财务危机,
无法赏还累积了53年的债务。
如果不减少每年的开支,
到了2019年将会破产。

巫伯伯就提出了个生意大计,
想开间赌球俱乐部,
希望能从中赚些钱来救救家族财务。

华爸很爱这个家,
当然不想看到家族破产,
虽然赌博这类的玩意儿会害死很多人,
华爸还是按着良心支持这关乎家族命运的决定。

身为华爸唯一的儿子青儿,
却不认同华爸的看法,
因为青儿身边有很多朋友,
都因赌博而消失在人间。
可是青儿很尊重华爸的决定,
他只是提出自己的想法,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2010年6月16日星期三

部长脑筋出了问题

我们的部长的脑筋肯定有问题,
不然不会要取消1500份海外奖学金,
而要用8亿令吉去建新的国会大厦。

1500份奖学金能花政府多少钱?
总不会到8亿那么多吧?
如果是为了让学子们选读本地大学,
那么就一视同仁,
也把玛拉的海外奖学金取消,
那不是省更多?

现有的国会大厦还能用,
还很豪华,
只是偶尔会漏水。
政府却弃之不用,
改建新的,
这不是在浪费吗?

到底部长的脑里想的是什么?
发放奖学金无油水,
省回那一丁点钱贴补建大厦,
可以大捞特捞?

2010年6月11日星期五

世界杯来了!

足球世界杯今晚在南非开踢,
这可说是全世界的一场盛事,
连我这个不看足球的也被感染到。

我这个人,
每两年看一次足球赛,
那就是世界杯与欧州杯。

偶尔也会与朋友打赌,
那一队会赢。
幸好还没开始合法赌球,
不然我肯定会花钱了。

2010年6月5日星期六

槟城美食失了水准

今早还没打算到哪儿吃早餐,
路过“姐妹炒粿条”的餐室,
想到好久没吃了,
就把车停下走了进去。

都已经十点多了,
为何没什么人到来,
而且今天是公共假期,
平时已经堆满人潮了。

进到去就闻到一股臭酸的垃圾味,
找了张桌椅坐下。
虽然没什么人,
也让我等了15分钟。

粿条送到时,
那两尾虾已宿水了,
分量也只有两口而已,
收费四块钱。

放入口里,
呸!难吃到。。。。。
太油腻,
没有粿条味,
只有烧焦味。

以后也不去了。

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马华改变作风

以往的马华,
只说做到的事,
做不到的就没出声。
人民就认为马华没做事,
或做得不够多,
不懂人民需要什么。

现在的马华一改以往的作风,
不再“不唱高调,只求实效”,
而是敢敢的把要做的事大声的说出来,
至于做到或做不到,
就另当别论。

把事情办好固然好,
办不好也该让人民知道个中原因,
这样人民就会评估马华的表现,
在来临的大选给马华成绩单。

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515博客聚会

静亭的部落格看到这篇报导,
才发觉一个普通的聚会,
也有新闻价值。
它的价值到底在那里呢?
因为出席者多数是马华党员?
因为出席者有著名的部落客?
还是出席者有记者在,
所以就顺便报导咯?

这都没关系,
最令人痛心的是,
被某些人摆在佳礼论坛说三道四,
无中生有,
真是要不得。

2010年5月13日星期四

马华支会会所有何用处?

在巴东勿刹金花园,
有间单层店屋。
店屋上面半边挂了个招牌,
写上某马华支会会所。

这会所只用了右下角的小空间,
堆满了一箱箱的汽水、矿泉水及一些杂物。
偌大的店屋里面,
放了两张桌球台。

这桌球中心没挂上任何招牌,
给人的印象就是马华支会会所是间桌球中心,
进进出出的都是些年轻人,
各种族都有。

其实马华会所有何用处?
如果是供会员使用,
例如开会、举行活动,
那么以上所形容的会所就不是了。
用个小角落挂上马华招牌,
用意何在?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败选之人不该出任部长

《阿邦之邦》里提到,
雪邦区会支持林祥才出任部长,
以便他能协助国阵夺取雪州政权。

308大选,
林祥才输了八打灵再也南区议席,
已经被人民否决了。
一个人民不要的人,
凭什么再当官,
这样会令到选民更肚兰,
别再想在下届大选会胜出。

如果想当官,
就先把议席赢回来,
证明你得到人民的支持。

2010年5月1日星期六

劳动节假期快乐!

今年劳动节落在星期六,
所以没有假期的感觉,
无论如何,
愿大家假期快乐!

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猪头讲鸟话

我不知要用什么来形容这个人,
说他是猪,但他会说话;
他说的话,却是鸟话,
真想抓堆狗粪塞进他口里。

我们辛苦赚钱,
准时交所得税,
让政府有效的发展国家。
现在政府把我们的钱花在人民身上,
这是理所当然的,
为何还要我们感恩?

2010年4月23日星期五

青蛙的好处

这个年代成为青蛙,
跳来跳去,
可说好处多多。

第一,你有一笔钱进袋;
第二,你可被封拿督;
第三,你可洗脱罪名;
第四,还有很多很多...................

最好的例子就是吡叻州的三只青蛙,
做青蛙做到它们酱,
那里找?

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国能赚钱,电费还起价?

国能是我国唯一提供能源的公司。
我们买新屋子,
要申请电源,
别无选择,
一定要找国能。

这个垄断能源市场的公司,
是包赚钱的。
如果亏钱,
一定是公司管理不当。

如果国阵政府是爱惜子民,
就不应该让电费起价,
而要把所赚的钱回馈给子民(异想天开),
让国能做到收支平衡就好了(发白日梦)。

2010年4月15日星期四

国大党很乱水

乌雪补选还没开战,
国大党就开始狗咬狗骨。
国大党坚持要它的署理主席上阵,
但国阵(巫统)又有其他人选(也是来自国大党)。

这署理主席上次已经败北了,
也该让路给新人吧,
而且这新人也是自己人,
为何要做到那么绝情,
要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这新人上阵就开除他。

国大党那么乱水,
如何有效的为民服务,
看来这场仗未战先败了。

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

雪马华新阵容

《图片转载自星洲日报》

拿督林祥才终于得赏所愿,
坐上雪州马华一哥位子。
为了安抚各派系的头头,
推出了新阵容,
2署理主席、3副秘书、3副财政及6副组织秘书。

一个职位需要那么多副手吗?
如果只有名堂,
无所事事,
哪有用吗?

这太公分猪肉的方法,
人人有份,
或者会让某些人得到满足,
马华从此就会相安无事了吗?

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推特”Twitter 的魅力

林吉祥要求该党50岁以下的国会议员,
必须开始“推特”,
以更贴近年轻选民的心。
如果没有遵从,
必须每个月罚款500令吉。

林爷爷果然是网络达人,
随时跟上潮流。
如果年轻人不能追上新科技潮流,
将会很丢脸。

看来我也要开个 Twitter 户口,
不然比不上一个老人家,
很丢脸咯。
哈哈!

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蔡掌馬華,我退黨”

“蔡掌馬華,我退黨”

这句话是马华巴东勿刹区会主席拿督罗运富说的,
不知他会否像周美芬敢说敢当,
说到做到。

2010年4月1日星期四

我真喜欢作弄你

收到美女传来的短讯,害我空欢喜。


我爱你,
真的爱你,
喜欢你的好,
欢笑只因有你,
作成夫妻有多好,
弄得生活七彩缤纷,
你要永远陪伴我。


别紧张,把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接起来!

祝你愚人节快乐!

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周美芬辞不辞职?

我们说话的时候,
总要留后路给自己,
别把话说得太绝。

党选前曾经把话说尽,
声称如果蔡细历中选,
就会 辞去妇女组主席职的周美芬,
就是一个榜样。

周大姐身为之前的“还党诚信委员会”的要员,
说话应该要算数。
辞职是个人的事情,
不需要通过妇女组中委会,
难道妇女组里没人能代替主席职了?

如果周大姐能认错,
承认自己是一时口快说错话,
我想大家会接受的。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如果我是中央代表

如果我是中央代表,我所投选的领袖:

总会长:

1、蔡细历

署理总会长:

1、江作汉(勉强)

副总会长:
1、丘克海
3、黄燕燕
8、林祥才
9、 姚再添

中 委(25):
8 王孙文
10 陈进明
12 卢诚国
13 陈清凉
16 颜天禄
18 张日洲
22 何国忠
24 沈清玉
28 李志亮
32 黄日升
34 黄秀金
40 何启文
42 王赛芝
43 王鍾璇
49 江承俊
58 郑修强
60 杜振耀
62 曾亚英
63 郑联科
69 陈财和
70 傅子初
73 李伟杰
75 廖润强
82 姚伟豪
83 刘一端

可惜我不是中央代表!

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转载:《私心希望蔡细历胜出》

转载自《未富先老》

马华三雄争龙椅,行情一日一变,神仙难卜,我一个乡野老叟手中无票,身边无人,居然狂妄地希望其中老蔡能胜出,从不掩饰,相信这个下里巴人的私心还不够资 格招惹君子之骂。

支持老蔡,不是政治上的支持,因为老叟不是政治人物,更谈不上有什么政治理念,也不懂台面上那些人物有什么政治理念,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政治理念认同”的 问题。要挺就挺,要靠就靠,不必说得人家听不懂。

支持老蔡,也不是认为他更有能力整合马华,更能为华社争取权益。台面上每一个看起来都很神。

支持他,是为了一个非常乡巴佬的理由,就是因为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鸟气。

就是那张光碟带来的鸟气。明明老蔡是一场卑鄙龌龊的政治阴谋的受害人,但是所有会开口说话的,倒有一大半在骂受害人,而轻轻放过加害者。

在光碟中,老蔡是大大的出丑了,但是更丑恶的,是那些策划偷窥、偷拍和散播光碟的黑手。

光碟是阴谋家道德犯罪的铁证,而社会却把这个铁证拿来指控受害人。

如果揭发的是出卖国家、出卖民族的恶行,那是为了大义。可是,阴谋家小鼻子小眼睛只会设计抓政敌的小辫子,所窥伺到的只是个人的隐私。

不断地打压受害人,就是有意无意去成全阴谋家的心愿。

只看到光碟内的人物,看不到光碟外的黑手,是真的看不到,或是灯下黑?

老蔡的出轨,当然不符合当今的道德观念,这点无可辩护,但他已经付出代价。

前些时候,雪州的女行政议员黄洁冰艳照流传,差点就成了另一个阴谋诡计的牺牲者,幸好社会还有公义,阴谋不得逞。

在蔡细历“光碟门”中,情况完全不同。


黑手抛出一个光碟要大家去追,大家就很听话地追着光碟转,不去斩那只黑手。

黑手是何方神圣,看来永远成谜。

如果老蔡在光碟阴影下败下阵来,阴谋家得逞,那只黑手就高高举起,比出胜利的V手势,肮脏的政治从此更肮脏。

2010年3月24日星期三

如何选出25位中委

328马华重选是史上最激烈的党选,
3人争总会长宝座,
10人争副总会长位子,
最可怕的是86人争25个中委职。

让代表头痛的是如何选出那25位中委,
看了选票也眼花缭乱,
有时也不知道谁是谁。

这里给大家一个方法,
先把众候选人的名字写在白纸上,
把在报章上没看过的名字删除掉,
因为这人没参与党的全国性活动,
没为国家大事提出看法,
也没为人民服务。

然后把不熟悉的名字删除,
这人你不认识,
没有与你多交流。

剩下的不多了,
你容易选择了,
好好投票吧!

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马华328重选的候选人

总会长候选人(1)
1、蔡细历
2、黄家定
3、翁诗杰

署理总会长候选人(1):

1、江作汉
2、廖中莱

副总会长候选人(4):
1、丘克海
2、曹智雄
3、黄燕燕
4、叶炳 汉
5、颜炳寿
6、姚长禄
7、黄祥辉
8、林祥才
9、 姚再添
10、陆垠佑

中委候选人(25):
1 周丽玉
2 罗秋俊
3 黄福安
4 陈锦
5 陈永生
6 王再兴
7 古乃光
8 王孙文
9 林平国
10 陈进明
11 马国鸣
12 卢诚国
13 陈清凉
14 黄国强
15 郑旭宏
16 颜天禄
17 汤华昌
18 张日洲
19 曾振铨
20 苏添福
21 陈匡维
22 何国忠
23 沈永平
24 沈清玉
25 颜丰守
26 陈章成
27 梁小琴
28 李志亮
29 杨志伟
30 郑贝川
31 江雪霞
32 黄日升
33 林岑
34 黄秀金
35 吴心一
36 余金福
37 黄祚信
38 蔡寶镪
39 许振南
40 何启文
41 杨振良
42 王赛芝
43 王鍾璇
44 黄世忠
45 曾沛銖
46 李学超
47 陈協成
48 李煌治
49 江承俊
50 李万行
51 叶志强
52 何遠平
53 郑懿铭
54 陈柏铨
55 郑敬賲
56 汤木
57 黄冠文
58 郑修强
59 洪正贤
60 杜振耀
61 钟明甫
62 曾亚英
63 郑联科
64 何章兴
65 叶理国
66 罗桂平
67 林德昌
68 何有明
69 陈财和
70 傅子初
71 赖日辉
72 李官仁
73 李伟杰
74 黄家泉
75 廖润强
76 许金汉
77 辜喜存
78 邓诗汉
79 刘锦明
80 黄智伟
81 徐先权
82 姚伟豪
83 刘一端
84 彭子明
85 李占春
86 林国河

2010年3月21日星期日

蔡细历正式竞选总会长

马华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今日正式宣布攻顶,
将在3月28日的马华中委会重选中,
与前总会长黄家定及寻求蝉 联的翁诗杰,
力争马华总会长的龙头宝座。

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欢迎蔡细历竞选总会长

江作汉被看作是蔡派的人马,
随着他宣布竞选署理总会长,
蔡细历肯定攻打总会长职位。

总会长职出现三角战在所难免了,
谁会胜出,
328自有分晓。

目前的马华情况,
最主要是能够整合及团结,
然后再赢取人民的支持,
我想这个任务,
由蔡细历来担当比较胜任。

大家都说蔡细历的基层力量雄厚,
这就证明他有能力团结党,
这可是首要的任务。

至于其他两位侯选人,
一个在人民心中是敢怒敢言(以前),
可是不能团结党。
一个在上届大选领军吃败仗,
证明得不到人民的支持。

所以蔡细历是最佳人选。

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请投票给王孙文


我从部落格圈里认识王孙文,
也常到访他的部落格。
他写的东西很短,
也很生活化,
我蛮喜欢看的。

曾经与他在一次的北马部落客聚会里相遇,
他很谦虚,也很热诚,
当晚与他把酒言欢至凌晨。

与他相识不是很深,
那为何要投票给他?

我也住在北马,
常阅读北马版的报章,
时不时都看见“王孙文”这个名字,
有时也看到他的照片,
他不是“鸟”州执政党的过错,
就是监督州执政党的工作。

他的见报率比他的州主席还多,
我也不记得他的州主席是谁呢。
马华就是要这些肯做事的人,
肯为民服务的人,
请投票给王孙文吧!

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翁总,别再选了!

翁诗杰正式宣布,
他将在马华中委会重选中,
寻求捍卫原职。
理由很简单,
就是要继续改革党。

2008年10月,
中央代表已给了机会翁总,
结果翁总做了些什么?
砍自己的副手,
搞到马华四分五裂,
最后三分之二中委辞职,
铸成这次重选。

翁总上任这一年多内,
更本就没有做到整合马华,
团结马华,
让马华经过308大选后从新出发。

相信中央代表只给您翁总一次机会,
您没有好好把握,
这次的重选,
代表们肯定会另选贤人了。




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马华重选终于给盼到了

随着蔡派人马辞职,
终于给廖派盼到重选的到来,
虽然拖了好几个月,
不过迟到好过没到。

廖派一直担心重选会胎死腹中,
前途,钱途及权途就此完蛋,
现在让他们看见一丝曙光,
是翻身的大好机会。

重选要在一个月内举行,
所以厮杀的时间不多,
都要采取速战速决的策略,
马华肯定风云再起,
好戏连场。

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在民都鲁的第二天

一大清早起来,
其实是不想起身的,
因为凌晨三点多才睡,
想到要出席交流会,
就勉为其难吧,呵呵!

虽然只是到酒店隔壁的餐室用早餐,
可是受到华总署理会长黄益隆先生的热情招待,
深深感受到他的热诚。
而且那干捞面也很好吃,
我从未在西马吃过。

过后我们被华总的人员载到另一间饭店,
出席青团运与华青团的交流会。
其实我也是青团运的会员,
不过好久没参与了,
连现任总会长是谁也不晓得。
很有幸的在这交流会中,
认识了青团运署理总会长黄家全,
总秘书黄振畅及其他委员。
接下来是午餐时间,
又是一餐丰富的菜肴,
肚子时时刻刻都填得满满的。

在民都鲁市转了几圈,
就朝向机场走去,
是时候赶搭飞机回去了,
到达槟城已是晚上十点多了。
回程中除了我与侠客
还有青团运总秘书,
原来他也是从槟城飞去的。

来匆匆,去匆匆,
没到什么地方游览,
希望再次有机会再游民都鲁,
在此要感谢民都鲁的道地人陈征信
谢谢您的热情招待。

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第一次到访东马

在马来西亚生活了三十多年,
还是首次踏足东马。
首个到访的城市是砂拉越的民都鲁,
真要感谢当地的华总及朋友们。

亚航没有从槟城直飞民都鲁,
所以需飞往廉价机场转机,
偏偏却遇到飞机延时,
害我与侠客差点赶不上飞民都鲁的班机。

在廉价机场与其他博客会合后,
到达民都鲁已是下午四点多钟,
搭机就花了整半天的时间,
虽然飞行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当地的华总预备了一辆巴士迎接我们,
原来还有廿多位的青团运会员同行,
为这次的旅程增加了不少欢乐。

当晚出席了由华总举办的团拜,
除了舞龙舞狮表演,
还有来自云南的歌舞团演出,
当然也少不了漂亮的美眉在台上载歌载舞。

结束了团拜,
我们又往另一间饭店吃喝,
这次作主的是拿督斯里张庆信,
哇!菜肴太丰富了,
一些道地食物也很好吃。

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元宵节快乐

在新年期间很少上来写写博,
是因为回乡的一段时间不方便上网,
而且网速也很慢。

快乐的日子是过得特别快,
今天已来到新年的最后一天,
也就是元宵节,
也是我们华人的情人节。

在此祝贺大家元宵节快乐,
也祝情侣们情人节快乐。

2010年2月15日星期一

虎年快乐

年廿九偷偷的请了半天假,
赶回家为父亲庆祝生日。
因为南下的关系,
车流量不多,
一路上顺畅无阻。
反观对面路,
可是车水马龙,
太多车了。

今年终于见到了家里的新小成员,
她是二弟的女儿,
好可爱的小女孩。
美中不足的是妹妹因某些原因,
不能回来过年。

只有回乡才能感觉新年的气氛,
如果不回乡,
我想我只当是普通的假期来过,
所以特别珍惜回乡过年的日子。

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廖派不是搞杯葛

廖中莱话锋又再转,
他只宣布不再参与由翁蔡两人以个人名义举办的活动,
但仍会参与由马华所举办的活动。

到底廖派人马是怎样的立场,
杯葛了三天,
现在又不杯葛了。
跟在他们下面的基层很难做人,
更本搞不清楚要如何做。

试问以翁蔡个人名义的活动有多少,
中委会议由翁总指示召开,
这是党的活动或是翁总的会议?
廖派会出席吗?
说来说去都是废话,
立场不够坚定。

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廖派搞杯葛

廖派人马要召开特大不成事,
要说服多7位中委呈辞又不行,
在无计可施下,
唯有搞杯葛,
不出席活动,
不出席中委会议。

廖派的做法,
已辜负了当初中央代表的期望。
既然已不为党服务,
不如抗争到底,
索性辞去总会长所委的职务,
那就证明你们的决心。

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愚蠢的州务大臣

吡叻州务大臣占比里口出鸟话,
挑战民联28名州议员辞职,
以进行补选,
证明能够得到人民的支持。

辞职后5年内不能竞选,
民联议员没那么苯,
让你国阵占便宜。

从变天的那刻开始,
民联就主张解散州议会,
以让人民重新选择政府,
是国阵怕输,
不敢面对,
现在反而挑战别人,
真是愚蠢到无药可救。

2010年2月1日星期一

民联议员不争气

雪州议会透明度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以调查州议员滥用公帑问题,
不但调查前朝议员的拨款,
也不偏袒现任议员,
照查不误,
给公众的印象可说是大公无私。

可惜民联议员不争气,
偏偏出现烂苹果,
首半年内就用完选区拨款,
还预支了下一年的款项,
与前朝议员无任何分别。

这类议员只会批评别人,
不会管理好自己,
实在令民众失望。

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

悲喜交集的日子

今天对父亲来说,
是喜还是悲呢?

离开老屋,
搬进新屋是值得高兴的事,
也是他所期待的事终于实现了。

到美国跳飞机工作已整十年的儿子,
也将在今天带着他的第一个孙女回来,
与他度过新年,
这是他日夜所盼望的团聚。

很不幸的,
他的三妹因乳癌,
今早在医院逝世了。
要如何全译他现在的心情呢?

大屋搬小屋

今天对父母亲来说可是个特别的日子,
他俩老终于要搬出一栋住了四十多年的老屋。

这栋乡下老屋蛮大的,
共有9间房间,
有多少方尺就不晓得了。
记得小时候,
家里住了很多人,
除了我们一家8口之外,
还住了姑姑的家人,
有些多出的房间也出租给别人。

慢慢的这老屋越住越少人,
房间不再有人要租了,
姑姑家人也买了自己的屋子,
祖父母也相继的去世,
我们兄弟姐妹也长大出外某生,
最后剩下父母两个老人家。

老屋也有些残旧破烂了,
每逢大雨天就会淹水,
所以只好另买间3房的廉价排屋(二手的,价钱不便宜),
让他们俩住得舒服些。

老屋要如何处置?
日后再打算。

2010年1月10日星期日

警力不足

神召会教堂遭纵火事件,
警方表示警力不足,
不能保护每间教堂,
冀教堂自行聘用保安人员加强保安。

警方可是很忙的工作,
在接到还不是很可靠的民联示威活动消息,
就开始设路障检查车辆,
害人民陷于塞车之苦。

在只有十多人的烛光晚会,
警方可以如临大敌,
出动百多名警员驻守,
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带回警局。

人民代议士要进入议会室开会,
警方也出动大批警员,
封路的封路,
捉人的捉人,
非常的忙碌。

有些太闲的人,
在报章或网络上读到令自己不爽的报道,
也唯恐天下不乱,
去向警方报案,
让自己出出风头。

警方也在无人报案时,
自己去报案,
去查一些言论的问题,
势必让自己有很多案件在手,
不去查县而未决的凶杀案。

吃饱没事做,
就三五成群的在路边检查车辆,
不知是在执行任务,
还是另有意图。

所以我国警方是最忙的,
比牛仔还忙,
我们要多多体谅。

2010年1月9日星期六

呼吁汤木公布报告

正当廖中莱批评蔡细历之际,
被视为亲蔡的马华救党委会再度出击,
该委员会主席汤木劝告廖派不要欺人太甚,
逼使他提早把“铲除异己秘密三人小组”的完整报告与真相公诸于世。
汤木表示,
基于党的名誉与团结,
牵涉到廖中莱的“秘密三人小组”报告,
目前不会被公开,
但是他希望廖中莱等人也基于党的名誉与团结为重,
不要再发表足以毁灭党的言论。

如果汤木真有此完整报告,
就请您公告全体马华党员,
相信党员们都很想了解这三人做了些什么。
目前党已经没什么名誉可言,
也看不到一丝的团结,
多一份报告不影响目前的情况。

2010年1月7日星期四

廖中莱硬要别人辞职

因为没有达到21名中委辞职,
所以不能重选,
廖中莱很不服气,
责问蔡细历为何说辞职又不辞职。

就算蔡细历辞职,
人数也只不过14人,
也达不到法定人数举行重选,
廖中莱在大吵大闹有何用呢。

看来廖中莱已技穷了,
要开特大又不够人数,
要人辞职又不够说服力,
唉!静静吧!
等多年半吧!

2010年1月4日星期一

说话写字要很小心

这件事情在大众心里已被认定是他杀,
只有涉及之人说是自杀,
查案也朝着自杀方向,
也多方阻拦及拖延。
外国专业人士认定多数是他杀,
政要公开说是他杀,
相关人士却报警调查,
说“自杀”可以,
说“他杀”不可以。

为了两个字母打官司,
只有他们可以用,
别人不能用。
输了就示威,
再上诉,
浪费人力,物力及公款,
这类人要如何形容?

2010年1月1日星期五

祝福 2010

走过的岁月会留下故事,

带着希望盼望美好的人生,

祝福 2010年,

愿您事事顺意,

心想事成,

合家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