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星期一

关于马华蒲种区会主席

转载自光华日报的《隆门客栈》,胡一刀的文章。


马华会长理事会成员,最叫人感觉陌生的是黄福安。

翁诗杰人马、黄家定人马,一上一下,最是明显。蒲种区会的黄福安、高祥威,一起一落,见效得很。

问题是,谁是黄福安呢?新一辈马华,非但不熟悉黄福安,甚至有人没听过这个名字。

就在突然之间,大家尚未回过神来,黄福安从区会主席,一跃而上受委为中委,再三级跳受委为会长理事会成员。

有探子说,高祥威恨得牙痒痒,失意党选的老教叶炳汉,也是牙痒痒的另一个吧。

如果说,姚伟豪、颜丰守,受委要职是皇上恩泽,黄福安可以说更受恩宠了,那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呢。

说到“福”字,也挺有趣。黄福安的贺年卡,几乎每年都是一个大福字。祖籍既是福建安溪,名字又有一个福字。嘿嘿,黄福安可真是双福临门了。

现在,胡一刀等着瞧,黄福安会不会受委上议员?

话说回头,黄福安可也不是没有来头。早在马化合作社时代,他便是最年轻的分社经理。梁陈党争,梁维泮开除“14精英”,黄福安就是陈派其中一员。

当今马华阵容,还有两位“14精英”,一是黄木良,一是黄俊杰。

黄福安也算是李金狮爱将。陈派大胜,李金狮得势,黄福安开始出头。当年,黄福安是马青中委,雪州马华组织秘书、雪州马青组织秘书、蒲种马青区团团长。

翁诗杰与黄福安,因着李金狮而有了亲密关系。

可是,旋即林李相争,李金狮逐渐失势,黄福安合该倒霉。1990年党选,有人兴风作浪,借刀干掉了黄福安。

借刀人是叶炳汉,那把刀是王今仲。蒲种马青区团团长,王今仲推倒黄福安。

那时的黄福安,感觉是一片黑,正如以前放电影,乱七八糟的“剪片”。他的政途给叶炳汉“剪”断了。

党选后,叶炳汉身为区会主席,委任黄福安一个闲职。岂料,黄福安不领情,不但回函拒绝,还在写给联委会的公函中,抨击叶炳汉打倒“共事多年的同志”。

卧薪尝胆,潜水养功,待得蒲种、沙登分家,如今已是整整18年了。呵呵,合了一句18年后又是好汉。

黄福安终成蒲种马华龙头。今次党选,叶炳汉在沙登混不下去,转到蒲种争一席中央代表,多得黄福安留情才险险过关。

这个故事,在雪州马华广为人传。

陆游有一首诗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王安石也有一首诗曰:“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

黄福安如今正是“忽见千帆隐映来”。至于高祥威嘛,黄家定插在蒲种的“一枝针”,虽成雪州马青一哥却欲振乏力。

可是,韶华易逝,55岁的黄福安,能否继续冲刺?

胡一刀不敢乱评。或者,翁大侠已有了盘算和安排?

7 条评论:

UNCLE BOO 说...

胡一刀呀胡一刀,天下都知道,委任黄福安的目的,不是叫他冲,而是叫他顶而已.

黄福安几时冲过?我认识他以来,只知道他一向来等待委任,从不自己争取.

果然又给他等到哦!富贵山庄如果要找人拍广告,黄福安是最佳主角.

因为他的信念是,总有一天等到你.

細水長流 说...

这样等18年也是值得,
区会主席一跃而上受委为中委,
再三级跳受委为会长理事会成员。

我也想顶一顶。

啊利 说...

阿哈哈~阿武叔的話說得真妙!富貴山莊第一男主角,總有一天等到你。。。笑死我了~

路見要鳴 说...

黄福安,黄木良,
应该扪心自问这么多年以来,
为华社与马华立过什么丰功伟绩?
尤其是多朝元老黄木良!

除了说陈群川,李金狮,林良实,
同时代的陈思源,李继鸿,黄秋,黄克强,
郭仁德,陈德泉,纪永辉,黄循营早己声消迹失,
隐姓埋名去了。(忘了还有重出江湖的黄俊杰)

矣,若比较起来这些退休前辈,
正面的说法应该是他俩比较“劳苦功高“。

高祥威一个随和无拘带点傲气的青年领袖。
比较起其他领袖他甚无架子,
这点就值得我们后辈学习。

吴启聪 说...

茫茫“天”意不可测,更何况我朝供奉着不爱按理出牌的天子?

谁曾经说过,理事会不委自己爱将?如此看来,骗三岁小儿耳!

口边屡屡挂上回锅政客,自己也是重用回锅政客,对人不对事者,难成大器!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启聪兄弟此言差矣!回锅肉胆固醇高,胆固醇分两种,一种好的一种坏的,人家吃的是坏的,小蜜蜂吃的是好的!分别可大着呢!

匿名 说...

中国报(12/01/09)A13版 > 马华总会长翁先生说"10.8%瓜簦华裔不代表全国华裔的意向!"

翁先生是代表马华公会说话还是代表自我吹水?

瓜簦华裔是否已经丧失代表马华公会的资格?

瓜簦华裔的选票已经不重要?

瓜簦华裔可以放心投反对国阵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