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转贴 : 从武吉公满探讨 马华部长的为官之道

此文转载自《椰脚林伯


一件关系三千条人命事情,一件稍微有良心的的人类都会关注的事情,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事件!

自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爆发以来,当地的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曾于2007年 致函及呈交备忘录予贵党前任总会长黄家定、时任彭亨州马华联委会主席的陈广才、时任马青总团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的廖中莱,要求择日会见工委会成员。 该村村民也曾经写了几封公开信于马华的领导层, 尤其是我们尊贵的马华副总会长兼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部长以陈情兼求助。

网上的呐喊,村民的请愿,电台上的呼声,电视台上的转达, 我们都听到,人民都看到,大家都感觉到了。唯独我们尊贵的马华领袖们,部长们至今却依然视若无睹,听而不见, 毫无回应!难道,这就是马华的部长们的为官之道?

一 个正常的特别是民主的、法治的社会, 其实就是一个百姓生活生产最有保障和最有安全感的社会,而百姓的保障感和安全感来自何方?当然是来自百姓委托出公权力的官员们的兢兢业业、谨小慎微地工作 和尽职尽业中了。试问,我们的马华议员,领导和部长们能给到我们最有保障和最有安全感的生活吗? 

清末重臣李鸿章曾感叹“天下最容易的事情莫过于做官”!李鸿章有此种感叹,那 是因为,一则在于当时为官少监督,只需 应付好上司便可无忧,此即对上负责,对民无负责;二者在于当时为官权大无边界,可以凭此多捞油水多谋私利,也即“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三则在于当时 为官随有科举一途,但更多的无需什么真才实学,关键在于娴熟各种旁门左道的官场潜规则,每及朝代之夕多有末流之人充斥官场即是明证。

孟 子曾说,“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他还说:“人而无耻,不知其可。”所以耻,是人们反躬自省的要求。一个不知羞耻的为官者,是绝对做不到什么 公平、公正的。羞耻是一种对人格的反省。有了羞耻之心,为官者能够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 为。一个有自尊、有人格、有道德的为官者往往是可亲而不可劫,可近而不可迫,可杀而不可辱的。倘若为官者懂得了“无礼”是耻,那么社会也就更加文明了;假 如为官者知道“不义”为耻,那么法律规范也就成为虚文;如果为官者明白“不廉”为耻的话, 那么老百姓恐怕便不会有太多的“不平”之心态了。

笔者真的很想问一问我们尊贵的马华议员,领袖及部长们,何谓你们为官之道?是以李鸿章的那种“天下最容易的事情莫过于做官”?是以孟子的“官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还是你们有自己的一套为官之道,“选择性视若无睹,听而不见,沉默是金”? 

最后笔者希望以宋代王安石的一句名话“正其心修其身,而后可以为政于天下”送给马华的领袖们!

4 条评论:

沈兴 说...

油要完了,气要完了,錫要完了,木桐也是七七八八了,全差不多九死一生了.只好採金条.人命不重要,金条較重要.亏本生意没人做,砍头生意有人做.黑心呀!靠马华???免了吧!

Bukit Koman 说...

正义要伸张,
民主要发声
谢谢

ah hui 说...

根据了解,翁诗杰并不是马华清流!
自命清高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目前出入都使用私人飞机,就连这次出访北京也是使用该辆飞机。希望翁诗杰告诉我们,那辆专机是不是属于某财团的老板 Desmond Lim 所有?翁总是否让这位老板以比其他商家高出一倍的价钱投得KLIA“行李运输器”的project?希望大家能转帖让翁总看见这个问题以便回答,希望翁总不要避而不答!!!!

还有不要告我诽谤,因为我没有提出不实的指责只是询问,希望你会解答。。。

谢谢翁诗杰

匿名 说...

廖中莱说“如果有去过劳勿,就会知道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反对,普遍上的老百姓是了解的”
武吉公满村民,为了证明廖中莱是错的话,你们需要证据,那就是武吉公满村民意调查,3000份华人,3000份马来人,3000份印度人。完成后,招开记者与部落客公布会,公开调查结果,证明廖中莱是对还是错?